2012-1-15

过来松个土。前天又被人抱怨很久不写博了。

放假实在是个很无聊的事情,对于我这么没有学习自觉性的人来说。我最讨厌美国生活的地方在于,它的时光仿佛是静止的,死水一般。

就这么2012了,这个号称是世界末日所在的年份,真正过起日子来跟2011,2002的每一天没有什么不同。赶在2012前,我跟璐璐抽了个小风买了张火车通票从北到南玩了一遍美国东海岸。这真的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虽然原始想法我两年前就已经萌生。即便在我们回来之后还有不少人在感叹在质疑这种玩法的可行性。“你们也太强了是不是很累啊在美国还能坐火车旅游吗?”这一系列的问题我实在是懒得回答。我们没有做任何周密详细的计划我们玩得其实很惬意行程一点儿都不紧张我们确实都不会开车纯靠火车和暴走。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是因为他们根本懒得去做这件事。“好羡慕你们啊下次叫我啊” 对于这样的话语我也只能笑笑懒得回应。想走的人早就启程在路上了,不想动身的永远在羡慕别人。

这趟旅行带给我的比想象中多得多。我开始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我身边的土地,以前那些被他人灌输观念觉得没车必定到不了的地方其实很多也能抵达;晚上一个人在村子里走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害怕–姐深更半夜在萨瓦那的黑人区闯过的,这算啥;开始喜欢美国了,在发现自己其实是自由的之后。最重要的是,我给了两年前的自己一个交代。如果你也有过这种经历,翻出了自己若干年前有过的一个梦,实现了它,你会明白,这感觉真不赖。

今天早上看了看书,下午出去走了走,晚上和HX还有他的一个朋友一起三人讨论了一下为石溪春晚准备的话剧。想起之前跟朋友的一次聊天中他说的:我有想过如果我没出国,现在在干啥呢,估计也就是工作了在攒钱买房子之类的吧。确实,如果我没出国的话,现在不外乎每天挤着地铁或公交上下班,洗衣做饭攒攒钱恋恋爱,想着职称薪水房贷专业考试这些东西。然后呢,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这么一对比,我真的没有资格再对现在的生活有任何的不满意。有人出钱让我拿学位,有闲钱有假四处撒欢跑,虽然比国内孤独但反过来想有充足的自我空间可以思考可以沉淀可以静下心来读读书捣腾一下我的相机。年轻的时候,还是需要一段这样自我放逐的时光的。

 

前几天又陷入了思考的死胡同。我到底要什么是个思无止境的话题。朋友里工作的忙着跳槽忙着转行读书的忙着退学忙着换专业恋爱的忙着换人忙着退货。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得过于懈怠躺在一个comfort zone里无法自拔。“没有明确想法的时候就多读读书多思考多出去走走,这三条你不是都在做吗?”Paul哥说道。我开心地笑了。自己本来就不是那种奋发的人,何必照着那种样板去雕琢自己的生活呢。要会欣赏自己的速度与高度。

 

Don’t worry.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