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0

谁说我不写日记了?

确实比以前变懒了很多。但就像我对民子说的,我现在没有什么输入,也就没有办法输出。好吧,这其实是个借口。或者从一个好的方面想,我还是很赞同写博频率跟郁闷程度成正比这一没怎么经过科学验证的纯经验性总结的;如果从一个坏的方面想,我的思考活跃度在显著降低。

研究生日子过得中规中矩。除了身边走了一批人来了一批人,老地方老实验室,也就没什么可多说的。没有本科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课和海量的作业,倒是更舒坦了。我曾为此而恐慌,对GW说我觉得这种舒坦太让人忐忑了,我研究生日子怎么会过的比本科闲。GW震惊地看着我,你本科在实验室呆了两年都没发现我们其实本来就比你闲么。

刚开学时Quinn哥找我聊导师的事儿。我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出来我其实不喜欢这个实验室。这个神似Sheldon的人总有着让你害怕的洞察力。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想让我相信我现在换个导师实在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决定了。事实上也确实是。我其实也困惑过,稳妥和挑战哪个更重要。“Your happiness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me.”当Quinn 哥祭出这句时,我的心一下化掉了。生活再怎么坑爹,感谢我一直在遇到好人。
理不清头绪地时候跟HX和GW都聊过。我的感觉就是自己掉进了一个comfort zone,面临的问题就是要不要从里面走出来。诚然,这个实验室做的东西我谈不上多喜欢,但是我想承认的是这整个系做的事儿我都谈不上多喜欢;再然,老板做的这个方向基本上是断绝了以后要往学术界发展的可能性了,过于应用过于技工活,话说回来我好像也没打算往学术界发展,其中要付出的代价我拿不出来扔不起。再想想留下来的好处,轻车熟路是一方面,技术活毕竟比脑力活好掌握是一方面,老板是个大好人是最重要的因素。对于老达,我是真心感激的。我很怀疑离开这里会不会这么好运再遇上这样一个导师。连Quinn哥也说,在我刚来这个国家,什么都还稀里糊涂地时候他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空间一个机会有了一个可以安定学习的地方这是很令人感动的。
于是结论就是既来之则安之。粗俗而又肤浅的说法就是,MD,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瞎折腾!做人嘛,不要老为难自己……

今天先到这儿。我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