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异梦

昨天半夜做了个梦,梦里出现了几个熟人,说了很多很多我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了的话,做了很多我现在一件也想不起来了的事,只记得这些好像都是在为吃饭做准备……(Why?–Don’t ask me. Told you it was a dream, which means it usually doesn’t make any sense.)

只记得最后一个朋友拍了一下手,很兴奋地说:“对了!我们去吃牛角!”(解释一下,牛角是一家著名日式烤肉店,本人曾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和朋友们花了单程两多小时汽车转地铁转步行,慕名而至他家在纽约市的分店尝鲜。从此齿有余香,念念不忘。)于是移步换景进入了一家城里街道边的小店,内部倒确实是烤肉店的装潢。大家入座,点菜,服务员把盘子端了上来。突然,我-就-醒-了。带着怒气迷迷糊糊睁了眼,发现自己以一种很扭曲的姿势被很不舒服地挤到了床边上,脑袋被小伙伴的脑袋抵住,还一动一动地不停在轻撞我的头–想必就是这种撞击把我从烤肉处拉了回来。我实在太生气了,带着“挡我吃肉者杀无赦”的心情把对方拍醒,质问他为什么一边睡觉一边动头。小伙伴摸摸脑袋,努力回忆了一下,说他也在做梦,梦见自己在打一个怪兽。梦里他不停地用力挥舞着一根很长的带子,脑袋一动一动的应该就是在使力。我气消了一点儿,可还是太不甘心一顿烤肉就这么没了,说:“你怎么能为了打一个怪兽把我弄醒呢!我一口都没吃上。”小伙伴很认真地告诉我,这个不是一般的怪兽,这个怪兽的所有资料都是用矩阵表达的。他在梦里一边挥带子一边还得读取矩阵里的信息。我愣了愣。听起来是蛮高端的,一个懂矩阵的怪兽,确实比得过一盘烤肉了。转头便又睡去。

等早上完全清醒过来,觉得前所未有的沮丧。人家连做梦打怪兽都不忘看矩阵,我却做梦都不忘吃肉。做个梦都做的这么低端不上台面,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全方位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