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3

出了湖北再没遇到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人知道“三月三,鬼门关,地菜煮鸡蛋”这一类的话了。嗯,当然那是指农历。打日期时顺便想到的。

周末做驴打滚失败了,虽然小伙伴还是坚持着说“好吃”并且不懈地将它吃了下去。看,非单身总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如果不是太多)的好处的。放心大胆地去探索一切食谱吧。别再担心失败了浪费粮食,反正总会有人收拾残局的。

至此,我在糯米粉界保持完败记录。这实在是给本就不光明的世界雪上加霜了一碗负能量。

国内最近发生的事不想多说。本就是个灾难事件,看着网上那些吵吵嚷嚷的,更感悲哀。有人说“It is often easier to feel angry than to feel sad.”–I do feel sad. I do. 我翻着新闻,说了句:“长大后面对这个世界有着越来越强的无力感,原来不管学什么都不能让它变得好一点儿。” 小伙伴愣了愣:“学什么?”我不知道怎么把我混乱的想法表达清楚。比如说小时候问起来以后要做什么和为什么,我们有一些看似很清晰的回答:做警察,抓坏人;做医生,治病救人;做记者,揭露社会黑暗面;做老师,传播知识教育下一代。那时候每一种选择都有着明确的导向。而且是真心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Seriously, the world doesn’t work this way. 真实世界之宏大之复杂,连去理解它都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上穷碧落而不得,更何况以一己之力想去影响它。到最后也只能对那些听来看来的人间惨剧叹口气,庆幸下主角不是自己,然后继续在原来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图口饭吃。该如何看待这世间的恶呢。现实主义的最终妥协也只能是承认其存在的必然性,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刀锋》里的拉里只不过亲厉了一个生命的消逝,便想要遍寻这世间的真理来帮助消解那些摆脱不掉的困惑。他最后的得救之道居然是宗教。我必须说在这一点上我深感失望。这几乎抵消了我在书的前半段对他的由衷喜爱。宗教从来都不是这个世界的救命稻草。哪个宗教都不是。君不见这世上多少的恶都是顶着神的名义作下的。不要争辩说主本身是以爱示人,教义本身是教人为善,只是被一些愚昧的人利用了。(话说把人往愚昧了教不就是你们的目的么。)我不否认各类教中广大善良教徒的存在,也愿意相信也许每一个宗教创教者当初是真的在探求人生真谛,想要济世救民。只是初衷是好的也不能保证路没走偏。字里行间卷轴书经上写的再漂亮,也改不了宗教就是一堆精神鸦片,以洗脑和束箍思想为根本目的的本质。

那么,科技呢?很遗憾,即使在已经享受到了众多科技带来的便利的今天,我们还是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科技不是万能的。基因可以被测序了,天花早已绝迹了,有些癌症的治愈率甚至都有百分之八九十了,可是第三世界的人还是可能因为犯了一点小小的炎症无处可医而致死。这显然不是科技不够发达导致的。科技管不了民族冲突领土争端,解决不了医患纠纷政商腐败。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很多当下发生的而以前人类历史上并未出现过的问题,都是科技发展带来的。作为一名不合格的理工生和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我很伤感科技不是万能的。

当然,哪里会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

当年鲁迅在弃医从文的时候,是相信凭借文字的力量能够救到更多的人。真是羡慕放下手术刀拿起笔杆那一刻的他,有信念总是好的。只是不知道在见了那么多事写了那么多字后,这份信念还在不在了。不知道为什么,读鲁迅的文我根本不觉得他像教育部编教材的人描述的那样是个“斗士”。言语间明明是悲哀多过激昂,是一种分明已经心灰意冷却又不忍心令别人也绝望的善良,和大抵也确实是不愿死心,怀了最后一丝残念,为了不伤害到这由希望灼烧而成的余烬而硬打造出一副外观坚固的铁盒把那点柔软装起来小心保护怕被识出的悲壮。脑海里总有副画面是他吐了口烟圈说:“这世界绝不会好了。”可下一秒若真有什么好转,他比谁都欣喜若狂。

扯远了。回到“世间的恶”。伙伴说最终还是得靠经济发展和教育的普及。我摇摇头:“这个基本等于一句空话。经济发展得发展到“共产主义”“共同富裕”那种乌托邦阶段才有可能消除这世间的罪行与仇恨吧。在那之前常常都是加剧两极分化,控制的不好就会激化社会矛盾。”

你可以说每一股力量在自己的范围内发挥功效,最后的综合效果就会是好的。又很遗憾,世界不光没那么美好,也没这么简单。不说这社会的方方面面自己尚有自己的烂摊子要收拾,就是在各自发展的过程中也不真的就是协同作用,有时一方的发展会在另一方处导致新的冲突。

有些问题越想也不过越是增加那份个体在面对宏大世界时的无力感而已。我已说过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好在我也是一个悲观理想主义者。我不知道能怎么办,也不相信这世界真能找到最终的得救之道。但我总还是相信,还是有很多愿意思考愿意尝试愿意尽量去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的人的。看到他们的存在,我就相信这个世界不至于陷入太糟的境地,甚至会稍稍变好。

——————————————————————————————-

当然,最好我也能成为这样一种存在,不论从事什么行当,不论影响力大小。至少的至少,不添乱,不增恶,也好。

 

发表评论